性感吞佛在线捅人

【千竞】风雪深处

来还布袋高考的债了,我为什么要选全国卷三qwq,太难写了,只能这样了,小学生文笔慎入,括号部分即和全国卷三题目相关部分……估计加起来不到五十字……

手机排版,简直灾难

          外面风雪稍停,单夸背起药篓向山里走去。
          并非他想,只是深冬时节吃药烧炭饮食都是花费,之前别小楼夫妇相赠了一些物什让他足以熬过大半个冬天,但是现下还需他自力更生。
         雪地上的脚步深深浅浅,寒风找到了那个脱下锦衣玉裘的人,自然不会客气,风刀霜剑不过如此。竞日孤鸣从不会吃这样的苦,但是单夸会,单夸愿意。
        这是他想要的自由,还有朋友相伴,亦能远远看着曾经的亲人,他很知足。
        【中原那边常说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他如今吃山过活,很是赞同,只是这深冬,万物皆枯,一路上都不曾见到草药的踪迹,他只得继续往前,往山的更深处走去。连日的大雪将一切都覆盖起来,要找到药并不容易,只能格外留心。路过一颗挂满冰凌的枯树时,他听到了微弱的呜咽声,夹杂在朔风中,似辨不明,让人以为是错觉,直到看见一点不起眼的灰,他走进才发现那是一只埋在雪下的幼狼,腿上还有伤口,已经被冻僵了。他思索一下,便将小狼放进了背篓,他上次来时记得前方有几处山洞,此刻风雪渐大,也该找地方休息了。
       值得庆幸的是,他在山洞石缝中找到了几株好药材,至少不会无功而返,也算不虚此行。用火折子点燃枯枝后,山洞便温暖了不少,单夸用衣服布料将小狼伤口包起来后小家伙就醒了过来。这狼颇有几分灵性,倒不怕生,似乎知道眼前是救命恩人,过了蹭了几蹭。单夸不由得轻笑,从怀里拿出干粮来烤,分了些给小崽子,却不由得想起养大的那两只狼……
        千雪只比他小几岁,但是大半时间长在北竞王府,苍狼更不用讲,是他一手带大。千雪常常打猎,猎回来的猎物除了做成皮裘送他,便是烤来三人分食,小苍狼总是往他碗里夹肉,这个时候千雪就会一边大喊“靠北苍狼你老是给他夹什么夹,你在长身体知不知道,自己多吃点”,一边把竞日的碗堆得比山还高……
       洞外风雪越来越大,没有要停的意思,天色却渐晚。看来要留在这里过夜了,他想。身边的小狼可能因为虚弱,吃饱后又睡着了,他听着哀哀的朔风,突然想起了千雪的孤雪千峰,那里是不是也是这样冷?他一年到头重病缠身,所以从未去过,但是千雪喜欢那里。而千雪自十七岁后一直躲着他,原因竞日孤鸣自然清楚,也乐得这头蠢狼终于开窍,只是变本加厉的调戏于不知何时能开口的狼主大人,把人逗得面红耳赤然后落荒而逃。
        日子就是这样过去的,竞日孤鸣的布局也在【极有效率】地进行,他擅长忍耐,却不会放弃,而千雪闯荡江湖,侠名和医名也开始传遍苗疆乃至中原,灏穹的猜忌也随智冠苗疆的北竞王日渐成熟而越来越重……风平浪静下是每个人都各异的心思,竞日只能越加的“病体沉重”。
         千雪二十岁生日那天,竞日孤鸣终于得偿所愿。在酒与鹿肉的催动下,竞日的引导下,小王叔和他的侄子终于捅破了窗户纸,上了北竞王府那张雕花镶金暖玉大床。次日千雪发现这不是一场比以前的春梦更生动的春梦后,吓得直接从床上摔了下来,然后照顾了事后虚弱发烧的竞日三天,从此过上了水深火热又幸福的生活……
         只可惜故事远不会就此结束,他爱千雪,却从未停止过布局的手,他知道千雪可能会死,可这又如何,这又能如何?本来这局就只有一条生路——那是竞日自己的。【这长长的征途,竞日走了半生,他只能一步一步走下去,走的更好。】苍狼会死,千雪会死,但是他却不能停,也停不了。
       微弱的烛光打在洒金的床帐上,在竞日长长的睫毛阴影下撒下光点,就像一滴眼泪。千雪从后面环抱住他的腰,说,王叔,睡吧,不然明天精神又不好了,到时候把你全部的酒都没收了。竞日嗯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单夸醒了过来,风雪深处,东方未明,身后空无一人。

【布袋高考】高考快来了!活动也来了!

小学生文笔的我恬不知耻的来参加一把,毕竟六月七号我可是真正要高考的人啊……完成人生大考之后再来一把布袋戏高考岂不是爽歪歪(不!)白嫖这么多年,也该交点公粮了咳咳……决定就是你了!全国三卷!cp就写千竞或者风雀吧(我开始怀疑自己会不会在考场上看见题目就思绪拐到布袋戏上(¬_¬))

成谦:

听我一句,别选浙江,不是门就是路,写到便秘。


骨血江山。:



全国1元缺吧…听说全国1都是社会政治性题目,适合成年人吵架…等我努力努力加速补剧一下…还没开考已经准备弃考了


忆昔闻雀鸣:



我来盲狙一下全国一卷的双秀好了,萌了这么久好像一直没写过(*'ε`*)

  

  

燕喜团子_励志成为谈大手那样的人!:

  



   


锵锵锵!

   

   

   


高考的日子即将来临了!大家有没有紧张呢?

   

   

   


一年一度的高考产粮活动也要开始了!!!!!

   

   

   


与其等待作文题目出来了再去写不如大家盲选!玩的就是心跳!

   

   

   



   

   

   


但是只有作文是不是觉得有些不够???

   

   

   


还记得不知所云的阅读理解吗?

   

   

   


所以此回的活动不仅是要写手们参与产粮!读者们也要评论啊!

   

   

   


只有评论才是写手们的心里安慰!才是写手们的动力啊!

   

   

   


长评了解一下?

   

   

   


阅读理解了解一下?

   

   

   


阅读理解方式的长评了解一下?

   

   

   



   

   

   


要求

   

   

   


1、写手们可以选择多个题目,但是一旦选择不能更改

   

   

   


2、CP不限,跨棚随意!请在标题或者是在预览栏里能够让人看出是哪对CP

   

   

   


3、发表文章的时候请带上“布袋高考”的TAG!

   

   

   


4、为了监督,选定题目的时候可以转发本篇文章,请按照“选的哪一套的卷子-选定的CP”的格式进行标注说明,也请在6月7日前进行转发选择

   

   

   


5、文章字数不限,但是要求800以上哦!上不封顶

   

   

   


6、长评请用阅读理解的方式,每位写手需要选择一个最合心意的长评,可以选择赠送小礼物或者点文一篇,等等,此类事项可以私下讨论,只要双方都同意即可

   

   

   


7、长评内容可以单独发表文章艾特太太,也可以直接评论区评论

   

   

   



   

   

   



   

   

   



   

   

   


活动时间:6月7日至7月7日

   

   

   



   

   

   



   

   

   


心动不如行动!请诸位写手快来参与!

   

   

   



   

   

   


可选高考题:全国1 全国2 全国3 浙江 上海 江苏 北京 天津 

   

   

   



   

   

   


买定离手,不能退换

   

   

   



   

  
 

每个游戏都超级棒!不过最喜欢十巫棋~不得不说说书人太太真的是浑身是肝!

天方说书人:

前些天花了八天的时间每天梗出一个天方小游戏。

然后今天突然想把其中一个做出实体作为小礼物送给大家玩玩好了。

就当做是迟到的2000粉小礼物好了、

想要这个小礼物的转发一下并留言想要哪个就好w

我统计一下,上边这5个中的哪个人气最高我就做哪个好了。

然后会从转发的小伙伴们中随意选出3个幸运的小伙伴(太多实在支撑不起抱歉,因为估计我得全手工制作)。

以及真的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啊特别是经常点赞推荐的小伙伴们,以后也会时不时弄弄小周边的有机会可以再送给大家!

然后下边是这5个小游戏的编号和介绍链接。

1.天方象棋

http://npcattt.lofter.com/post/1f46fa21_12d7f260

2.十巫棋

http://npcattt.lofter.com/post/1f46fa21_12cf85e8

3.彩博棋

http://npcattt.lofter.com/post/1f46fa21_12dc6d37

4.猫兽棋

http://npcattt.lofter.com/post/1f46fa21_12d2e6ef

5.鲲特牌

http://npcattt.lofter.com/post/1f46fa21_12d9a5f6

收到 @琥珀酒 太太的本了~敲幸福!本子真的特别美貌,还有闲壶子太太的书签也可爱到爆炸,我我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吹她们了qwq真的特别好看,肉特别特别特别特别香!千竞有那么——好!琳琅太太真的是神仙!能遇见太太真是太好了!

咩霏古代私设(小学生文笔慎入)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系列,手机排版简直灾难,大家忍忍吧

社会背景:凡人向的江湖武林繁盛的朝代,小农经济与商品经济发达,全民尚武,大陆主体为苦境帝国,下面分封了一些小国如火宅佛狱,杀戮碎岛等等

烈霏:烈家武馆小少爷,为追逐心中男神九千胜而弃剑从刀(镰),自制无数九千胜相关物品,每日抱着亲手绣制的九千胜布偶入睡,曾一心追随(尾随)九千胜,最后无功而返(被甩开)。相貌精致,每日拿着开珠宝铺的损友(婶婶)送的钻石往脸上贴,希望以此能更加吸引男神注意。因某些原因加入邪教(其实是在某天热的要死,生气为什么不下雨时突然就下雨了,从此认为自己是暴雨化身,误落凡尘,然后就开始拜邪神祈求让他重返天庭(上天)_(°ω°」∠)_)最近被不知道哪来的死变态凝渊缠上,整个人异常烦躁(谁知道是不是恋爱的躁动呢~)

凝渊:苦境帝国下属封国火宅佛狱世子,真理之子(大雾),在某日揍了男下属,调戏了女下属,又准备来一发德国骨科后,被气得只剩一口气的老爹扫地出门,随身附带金银珠宝无数以及老妈子(划掉)管家赤晴一只。拥有独门神功《真理神功》,杀人于唇舌之间,与管家赤晴的《吐槽大法》搭配,杀伤力巨大。在苦境遇见被拐骗到小倌馆的烈霏,在目睹其血洗青楼后,对其展开强烈追求,如用真理感化,邀请其一起给西瓜化妆还有撕毁九千胜画像以引起其注意等。和烈霏的配对出乎意料的获得了大家的支持(毕竟破锅配烂盖嘛)

九千胜:苦境全民偶像,以刀法在武林中封神,一身白衣,容貌气质超群。为人温和有礼,却能刚好保持客气疏远的距离,内藏腹黑属性,对烈霏的疯狂的迷恋感到无奈,是烈家武馆的常客,目前与时间城少主最光阴热恋中,江湖上就两人上下问题开了长期赌局(大部分人押九爷攻 凝渊背着烈霏不知道出于何种目的买了最光阴攻)

最光阴:时间城少主,来苦境游历时遇上泥石流,被掩埋失忆,后被路过的九千胜救下,自取北狗之名,武艺高强,性格偶尔逗比,带着狗头面具与九千胜一起行走江湖,日久生情,在屠宰场救下爱宠小蜜桃后恢复记忆,拥有一张男人看了沉默,女人看了流泪的高冷弱受脸

赤晴:火宅佛狱大管家,万年娃娃脸,看似和凝渊兄妹差不多大,实际上是看着凝渊兄妹长大的,名副其实的老妈子,常年为凝渊收拾烂摊子。对于咩霏二人组每天闹出的各种幺蛾子,忠心耿耿的赤晴能做到只有微笑jpg还有冷漠jpg,以及在两人屁股后面付钱/道歉……有独门绝学《吐槽大法》,对凝渊发动却莫名能加强凝渊的真理神功,主仆联手,能令敌人闻风丧胆

寒烟翠:凝渊亲妹,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十分优秀且正常的白富美郡主,原与杀戮碎岛戢武王定有婚约,但因种种原因最后却嫁给了戢武王之妹湘灵。对烈霏这个嫂子十分满意,在远方默默支持着自己的神经病哥哥

玉辞心:苦境帝国下属封国杀戮碎岛戢武王,作为女子本没有王位继承权,扛着四十米大刀往诸位大臣家走了一遭后顺利继位,将碎岛治理的井井有条,在某次微服私访过程中遇见剑之初,一见钟情后迅速将人拐上床后,因为政务紧急不告而别,后以戢武王身份强娶剑之初,如今已育有两子。与隔壁凝渊互揍长大,在凝渊流露出想娶自己的意愿时,迅速与寒烟翠达成协议假定婚,最后成功撮合寒烟翠和妹妹湘灵

剑之初:浪荡江湖的剑客,与玉辞心一见钟情后春风一度,醒来发现心上人不告而别,后被戢武王下诏强娶,本宁死不从打算以死明志(并没有),在洞房花烛夜发现戢武王真实身份,获封初妃

殊十二:碎岛世子,功课武艺都非常优秀的好孩子,很受臣民尊敬,疼爱弟弟,但似乎并不被弟弟认可,十分烦恼

槐破梦:碎岛二公子,目前十分叛逆好武,实际上打不过哥哥,嘴上说着讨厌,实际上却很喜欢哥哥,非常惧怕母亲,至于父妃,那是完全没有威慑力的存在

黄雨:烈霖养子,烈霏的师兄(老妈子),烈家武馆扛把子,烈霖死后苦心经营武馆以养活不断闯祸的烈霏,至今单身,对凝渊的存在持默认态度(凝渊大爷求您快把这小祖宗娶走吧(ಥ_ಥ))

杜舞雩:原为逆海崇帆珠宝铺的东家之一,后因烈霖托孤而成为烈家武馆大师傅(扛把子),同为烈霏的老妈子,未婚妻病逝,至今单身,对烈霏感到十分头疼,曾用名祸风行,武林知名人士。

弁袭君:逆海崇帆珠宝铺东家之一,也是实际的管理者,白手起家到如今垄断整个苦境帝国的珠宝生意,高冷孤傲,其绝色容貌也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人送外号“黑罪孔雀”。与名魁花千树之间关系令人想入非非,实际上暗恋已经逝世的妹妹的未婚夫杜舞雩(全世界都知道就杜舞雩不知道的那种暗恋),面对喜欢的人害羞到怂,为了杜舞雩甚至将逆海崇帆总店搬到烈家武馆旁,因此结识烈霏,两人迅速结为损友(烈霏唯一认定的婶婶),由于童年颠沛流离,以至于身高堪称娇小可人

【咩霏】战镰:我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小学生文笔)

现代私设,本篇为作者处女作,旧文新发,小学生文笔慎入,手机排版简直灾难

#战镰:我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如何正确面对媳妇儿的家暴(谋杀)#

#烈霏:凝渊你个小贱人怎么不去死!!!# 

      烈霏醒来的时候才凌晨三点,在一场激烈的性事后,他浑身都是欢爱的痕迹,身体酸软的不行,看见罪魁祸首还在一旁沉醉在黑甜乡里,一股怒气便由心底而生。  
 
       他弯腰在床底摸索着,找到了昨夜因情热而随意扔在地上的战镰,恶狠狠地把战镰抵在凝渊脖子上。他曾这样对待过很多人,这也是店里生意不好的主要原因。而现在烈霏已经开始幻想出凝渊脖颈破碎,鲜血四溅的模样。 

       “那一定是难得的顺眼”烈霏如是想.

        他的另一只手抚上凝渊的脸,魔王子的肤色和他一样苍白病态,在惨淡的月光下愈加渗人,但不可否认的是,火宅佛狱的魔王子为数不多的优点之一就是这副好皮囊。    烈霏的手继续向上移动,戳弄起了凝渊的角,以前凝渊看见他爱不释手地把玩亲吻绮罗耳形状的九千胜周边挂坠,还自顾自地说要把自己这对角送给他,当时烈霏的回应是一个白眼,不过现在他的确很想把这对角扯下来,可又转念一想:“这贱人的角怎么能比得上九千胜大人的绮罗耳呢?”那才是他想扯下来好好珍藏的东西~想到九千胜,烈霏忍不住又荡漾了一下~

       凝渊还没醒来,一副人畜无害的熟睡模样,烈霏握着战镰的手不由得紧了紧,没想到凝渊却突然翻了个身面向他,而战镰也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而在凝渊脖子上划出一道细细的伤口,鲜血缓缓流了出来。魔王子仍旧是睡死了的样子,呼吸平稳的要命。而烈霏身体里的暴虐因子因着这血液,开始蠢蠢欲动,他想看到更多血液涌出,血花四绽……一想到这是凝渊的血他就兴奋不已,热血沸腾。

       “霏妃~”魔王子梦呓了一声,打破了烈霏的幻想,手也顺带一把搂住了他的腰,烈霏的身体因这突来的行为放松了下来。盯着凝渊看了三秒钟,他松了松手,把战镰重新扔回地上,认命似的闭上了眼睛。   

         大约十分钟后,烈霏的呼吸也开始平稳了下来,而一旁的魔王子突然睁开了眼,轻轻凑近他耳边,带着特有的轻狂笑意说到:    “霏妃~你真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