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浪浪的浪艾以

咩霏古代私设(小学生文笔慎入)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系列,手机排版简直灾难,大家忍忍吧

社会背景:凡人向的江湖武林繁盛的朝代,小农经济与商品经济发达,全民尚武,大陆主体为苦境帝国,下面分封了一些小国如火宅佛狱,杀戮碎岛等等

烈霏:烈家武馆小少爷,为追逐心中男神九千胜而弃剑从刀(镰),自制无数九千胜相关物品,每日抱着亲手绣制的九千胜布偶入睡,曾一心追随(尾随)九千胜,最后无功而返(被甩开)。相貌精致,每日拿着开珠宝铺的损友(婶婶)送的钻石往脸上贴,希望以此能更加吸引男神注意。因某些原因加入邪教(其实是在某天热的要死,生气为什么不下雨时突然就下雨了,从此认为自己是暴雨化身,误落凡尘,然后就开始拜邪神祈求让他重返天庭(上天)_(°ω°」∠)_)最近被不知道哪来的死变态凝渊缠上,整个人异常烦躁(谁知道是不是恋爱的躁动呢~)

凝渊:苦境帝国下属封国火宅佛狱世子,真理之子(大雾),在某日揍了男下属,调戏了女下属,又准备来一发德国骨科后,被气得只剩一口气的老爹扫地出门,随身附带金银珠宝无数以及老妈子(划掉)管家赤晴一只。拥有独门神功《真理神功》,杀人于唇舌之间,与管家赤晴的《吐槽大法》搭配,杀伤力巨大。在苦境遇见被拐骗到小倌馆的烈霏,在目睹其血洗青楼后,对其展开强烈追求,如用真理感化,邀请其一起给西瓜化妆还有撕毁九千胜画像以引起其注意等。和烈霏的配对出乎意料的获得了大家的支持(毕竟破锅配烂盖嘛)

九千胜:苦境全民偶像,以刀法在武林中封神,一身白衣,容貌气质超群。为人温和有礼,却能刚好保持客气疏远的距离,内藏腹黑属性,对烈霏的疯狂的迷恋感到无奈,是烈家武馆的常客,目前与时间城少主最光阴热恋中,江湖上就两人上下问题开了长期赌局(大部分人押九爷攻 凝渊背着烈霏不知道出于何种目的买了最光阴攻)

最光阴:时间城少主,来苦境游历时遇上泥石流,被掩埋失忆,后被路过的九千胜救下,自取北狗之名,武艺高强,性格偶尔逗比,带着狗头面具与九千胜一起行走江湖,日久生情,在屠宰场救下爱宠小蜜桃后恢复记忆,拥有一张男人看了沉默,女人看了流泪的高冷弱受脸

赤晴:火宅佛狱大管家,万年娃娃脸,看似和凝渊兄妹差不多大,实际上是看着凝渊兄妹长大的,名副其实的老妈子,常年为凝渊收拾烂摊子。对于咩霏二人组每天闹出的各种幺蛾子,忠心耿耿的赤晴能做到只有微笑jpg还有冷漠jpg,以及在两人屁股后面付钱/道歉……有独门绝学《吐槽大法》,对凝渊发动却莫名能加强凝渊的真理神功,主仆联手,能令敌人闻风丧胆

寒烟翠:凝渊亲妹,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十分优秀且正常的白富美郡主,原与杀戮碎岛戢武王定有婚约,但因种种原因最后却嫁给了戢武王之妹湘灵。对烈霏这个嫂子十分满意,在远方默默支持着自己的神经病哥哥

玉辞心:苦境帝国下属封国杀戮碎岛戢武王,作为女子本没有王位继承权,扛着四十米大刀往诸位大臣家走了一遭后顺利继位,将碎岛治理的井井有条,在某次微服私访过程中遇见剑之初,一见钟情后迅速将人拐上床后,因为政务紧急不告而别,后以戢武王身份强娶剑之初,如今已育有两子。与隔壁凝渊互揍长大,在凝渊流露出想娶自己的意愿时,迅速与寒烟翠达成协议假定婚,最后成功撮合寒烟翠和妹妹湘灵

剑之初:浪荡江湖的剑客,与玉辞心一见钟情后春风一度,醒来发现心上人不告而别,后被戢武王下诏强娶,本宁死不从打算以死明志(并没有),在洞房花烛夜发现戢武王真实身份,获封初妃

殊十二:碎岛世子,功课武艺都非常优秀的好孩子,很受臣民尊敬,疼爱弟弟,但似乎并不被弟弟认可,十分烦恼

槐破梦:碎岛二公子,目前十分叛逆好武,实际上打不过哥哥,嘴上说着讨厌,实际上却很喜欢哥哥,非常惧怕母亲,至于父妃,那是完全没有威慑力的存在

黄雨:烈霖养子,烈霏的师兄(老妈子),烈家武馆扛把子,烈霖死后苦心经营武馆以养活不断闯祸的烈霏,至今单身,对凝渊的存在持默认态度(凝渊大爷求您快把这小祖宗娶走吧(ಥ_ಥ))

杜舞雩:原为逆海崇帆珠宝铺的东家之一,后因烈霖托孤而成为烈家武馆大师傅(扛把子),同为烈霏的老妈子,未婚妻病逝,至今单身,对烈霏感到十分头疼,曾用名祸风行,武林知名人士。

弁袭君:逆海崇帆珠宝铺东家之一,也是实际的管理者,白手起家到如今垄断整个苦境帝国的珠宝生意,高冷孤傲,其绝色容貌也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人送外号“黑罪孔雀”。与名魁花千树之间关系令人想入非非,实际上暗恋已经逝世的妹妹的未婚夫杜舞雩(全世界都知道就杜舞雩不知道的那种暗恋),面对喜欢的人害羞到怂,为了杜舞雩甚至将逆海崇帆总店搬到烈家武馆旁,因此结识烈霏,两人迅速结为损友(烈霏唯一认定的婶婶),由于童年颠沛流离,以至于身高堪称娇小可人

【咩霏】战镰:我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小学生文笔)

现代私设,本篇为作者处女作,旧文新发,小学生文笔慎入,手机排版简直灾难

#战镰:我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如何正确面对媳妇儿的家暴(谋杀)#

#烈霏:凝渊你个小贱人怎么不去死!!!# 

      烈霏醒来的时候才凌晨三点,在一场激烈的性事后,他浑身都是欢爱的痕迹,身体酸软的不行,看见罪魁祸首还在一旁沉醉在黑甜乡里,一股怒气便由心底而生。  
 
       他弯腰在床底摸索着,找到了昨夜因情热而随意扔在地上的战镰,恶狠狠地把战镰抵在凝渊脖子上。他曾这样对待过很多人,这也是店里生意不好的主要原因。而现在烈霏已经开始幻想出凝渊脖颈破碎,鲜血四溅的模样。 

       “那一定是难得的顺眼”烈霏如是想.

        他的另一只手抚上凝渊的脸,魔王子的肤色和他一样苍白病态,在惨淡的月光下愈加渗人,但不可否认的是,火宅佛狱的魔王子为数不多的优点之一就是这副好皮囊。    烈霏的手继续向上移动,戳弄起了凝渊的角,以前凝渊看见他爱不释手地把玩亲吻绮罗耳形状的九千胜周边挂坠,还自顾自地说要把自己这对角送给他,当时烈霏的回应是一个白眼,不过现在他的确很想把这对角扯下来,可又转念一想:“这贱人的角怎么能比得上九千胜大人的绮罗耳呢?”那才是他想扯下来好好珍藏的东西~想到九千胜,烈霏忍不住又荡漾了一下~

       凝渊还没醒来,一副人畜无害的熟睡模样,烈霏握着战镰的手不由得紧了紧,没想到凝渊却突然翻了个身面向他,而战镰也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而在凝渊脖子上划出一道细细的伤口,鲜血缓缓流了出来。魔王子仍旧是睡死了的样子,呼吸平稳的要命。而烈霏身体里的暴虐因子因着这血液,开始蠢蠢欲动,他想看到更多血液涌出,血花四绽……一想到这是凝渊的血他就兴奋不已,热血沸腾。

       “霏妃~”魔王子梦呓了一声,打破了烈霏的幻想,手也顺带一把搂住了他的腰,烈霏的身体因这突来的行为放松了下来。盯着凝渊看了三秒钟,他松了松手,把战镰重新扔回地上,认命似的闭上了眼睛。   

         大约十分钟后,烈霏的呼吸也开始平稳了下来,而一旁的魔王子突然睁开了眼,轻轻凑近他耳边,带着特有的轻狂笑意说到:    “霏妃~你真可爱~”